N

內蒙古水凈化

張徐祥:水環境精準診療的“醫師”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動態 >> 創新文化

張徐祥:水環境精準診療的“醫師”

發布日期:2018-05-09 00:00 來源:http://www.ntezmuvg.cn 點擊:

污水在反應器中翻動,空氣中夾雜著些許腐味,各種測試儀不斷傳出滴滴聲響……與一般科研人員不同,江蘇省十大青年科技之星獲得者,南京大學環境學院教授、污染控制與資源化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張徐祥工作的地方有些特別。

讓環境變得美好,就得天天與“不美好”的污水打交道。投身環保事業,張徐祥樂此不疲,與水環境中高風險污染物(HRPs)較上了勁,并致力在國際技術標準制定中發出中國聲音。


17年磨一劍 實現水污染精準治理

高風險污染物,聽起來似乎不難理解,但其中的門道卻不少。這項研究,從張徐祥的導師就開始進行,至今已有17個年頭。

從事高風險污染物識別研究,就是將水中對環境和人體有害的關鍵物質識別出來,并分析其危害程度,從而實現水污染精準治理,提高水污染治理的成效。

環境治理就像治病,張徐祥喜歡這樣的類比。“環境治理要像治病,先要進行全面檢查,繼而才能做出診斷,對癥下藥。”他說。但是,“醫生”要診斷,沒有診療技術可不行。傳統的“診斷”指標都是一些化學指標,存在片面性,并不能準確反應水質安全與健康狀態。只有甄別出污水的關鍵危害與風險,并識別出關鍵的高風險污染物,才能真正做到“對癥下藥、藥到病除”。

然而,水環境中高風險污染物種類多,濃度低,它們的健康危害與風險并非那么好識別,研究工作不僅涉及多種學科交叉和大量數據分析,相應的研究手段也一片空白。團隊依靠自身的積累和不斷探索,融合應用生物組學、生物信息學等先進手段,建立了高風險污染物健康危害的高通量、精準解析新方法。


標準體系不能缺 科研人員就像外交家

“地球上有很多種微生物,它們來到了這個世界,又悄無聲息地走了,地球上僅有 1% 的微生物被利用,還有 99% 處于未開發狀態,應該發揮出其應有的價值。”張徐祥告訴記者,污水生物處理技術創新是其團隊重要研究方向之一,團隊利用微生物組學技術,充分挖掘地球上的微生物資源,通過微生物“吃掉”高風險污染物來處理污水,成本低,且可有效消減健康風險。

張徐祥認為,目前,新技術轉化應用難度非常大,技術創新對環保產業升級發展支撐度不夠,導致了我國環保產業整體國際競爭力弱,難以支撐生態文明建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目前國內應用廣泛的一些高精尖的污水處理裝備,一直依賴進口,而且價格不菲。”他感慨道,我們國家不是沒有技術,技術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但產業與科研缺乏橋梁和紐帶。

張徐祥認為,制約環保產業健康發展的瓶頸,正是缺乏標準規范體系,水質指標體系不規范導致水污染治理工程的盲目建設,水處理技術標準缺乏導致產業技術落后,行業內部惡性競爭。“畢竟,沒有標準,誰也不知道一項工程怎樣才算合格。”以標準體系來引領技術發展,以標準體系來引領行業進步,是他們和團隊的目標。

誰制定了標準,誰就掌握了主動權,并不樂觀的是,當前不少環境技術標準都由國外制定。“國際標準的制定,實際上也是國家之間的博弈。”他笑言,自己有時候也像個外交家,在國際標準制定的過程中,發出中國的聲音,盡最大努力推行自己的標準,阻止有損國內企業的標準通過,“每當站在國際舞臺上投票時,我們代表的不是研究團隊,不是南京大學,而是整個國內環保人”。


漫長寂寞科研路 用興趣抵御一切艱辛

科研,漫長又寂寞,從心底里,張徐祥卻未有過另謀他路的想法。他笑言:“精力是有限的,我做了科研這件事,就沒有精力去做其他。”況且,在張徐祥眼中,從沒在科研這件事上感到勞累,反而時常感到很快樂。

除了出差,他每天的工作時間在16個小時以上,雷打不動的早上8點前到辦公室,晚上12點后離開。如此高強度的工作,張徐祥卻顯得很輕松:“能從事喜歡的事,即使身體上勞累,心理上也會愉快。”

做科研,要能靜得下心,坐得了“冷板凳”。“科技工作者尤其是青年科技工作者,要有定力、坐得住,踏踏實實,不隨波逐流,不弄虛作假。”這是一位青年科技工作者的心語感言,樸實言語中,閃耀著求實、獻身的科學精神。


相關標簽:內蒙古水凈化,內蒙古污水處理,內蒙古空氣凈化器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湖南福彩3d彩民论坛